首页 ->
 
姚榜义的南水北调情结

  当举世瞩目的南水北调东、中线工程如火如荼地进入全面建设的时候,当建设者为实现中线京石段2008年通水目标全力冲刺的时候,人们不会忘记那些曾经为南水北调规划、勘测等前期工作付出毕生精力的老一辈水利工作者。长达50年论证的南水北调工程,在当年困难的条件下,如果没有这些前辈坚持不懈、扎扎实实地做了大量的前期工作,南水北调工程的实施不知还要推迟多少年。

  老一辈水利工作者功不可没,姚榜义就是其中的一员。在他退休16年之后,我们走近这位原水利部南水北调规划办公室第一任主任。

  原水利部规划总院副院长吴以鳌曾说,姚榜义是一个非常敬业的人,实事求是的工作作风和丰富的工作经验,为他从事南水北调规划工作提供了技术和思想基础

  2006年岁末的一天,记者来到北京市西城区安德路的一所旧楼中,姚榜义老人在他的居室里接待了我们。姚老气色很好,询问起年龄,姚老风趣地说:“我今年87.7岁了。”一句诙谐、幽默、反应敏捷的回答之后,姚老开始回忆往事。

  姚老1942年毕业于中央大学水利设计施工专业,1948年起从事淮河流域规划工作。当时的淮河流域规划工作其实与南水北调工程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最初的南水北调东线规划就体现在1956年完成的《淮河流域规划报告(初稿)》和相继完成的《沂沭泗河流域规划报告》之中。由于当时黄淮海平原洪涝灾害频繁,水利建设的首要任务还是治理洪涝,但尚未成形的东线调水线路设想无疑是一种有益的探索,为今后的东线规划埋下了具有积极意义的伏笔。

  1958年,当时的治淮委员会被撤销之后,姚老被抽调到北京,开始接触南水北调规划工作。水利电力部于1971年成立了治淮规划小组办公室(简称淮办)。1972年,第一次水资源危机笼罩了北方大地,海河各水系普遍断流,天津市工农业生产受到很大威胁,居民生活用水十分紧张。一度沉寂的跨流域调水事宜又列入了议事日程。为此,国务院于1973年7月召开北方17省、市、区抗旱会议。为落实抗旱会议精神,水电部责成淮办、黄委和中国水电十三局组成南水北调规划组开展规划工作。从1973年开始,姚老正式开始了南水北调的规划工作,并于当年年底取得了一个初步的成果。

  1978年,水利部和电力部分开,水利部重新组建后成立了南水北调规划办公室,由姚老担任第一任主任。为了细化南水北调规划成果,姚老深入现场亲自踏勘,到相关地区进行调研。这年的春节前夕,正在基层调研的姚老突然接到回京汇报工作的通知,由于车票紧张,他不敢耽搁,买了一张站票就上了火车。车上连放包的地方都没有,已经58岁的他只好站着,不知过了多长时间,好不容易把包放下,坐在包上才得到片刻的休息。姚老说像这样的事太多了,已经习以为常了。

  姚老的敬业精神是有目共睹的。在规划办公室承担的大量与南水北调论证、规划和踏勘相关的协调和组织工作中,姚老和他的战友们始终都安排得有条不紊、细致入微,并处处为他人着想。有一次,水利部组织东线沿线各省市相关同志从长江边一直踏勘到天津,在一个月的时间里,边走边对一些具体问题进行讨论。沿途某些地方干旱的情景姚老至今记忆犹新。他说,当时的交通条件十分简陋,汽车密封也不好,到德州时由于缺水,只能安排同志们洗澡而不能洗衣服,满是灰尘的衣服只好到邢台再洗。还有一次,1988年2月,钱正英部长一行考察“穿黄”时,按照办公室的安排,是先听汇报后看现场,钱部长却提出先看现场后听汇报。姚老坚持既定的安排并解释说,看“穿黄”现场要下到30多米深的地下,一下一上可能会出一身汗,如果再坐在采暖条件不佳的会议室听汇报恐怕领导感冒,不如乘坐有空调的汽车到条件好的聊城宾馆再讨论就没有后顾之忧了。

  姚老的敬业精神还表现在实事求是的工作作风上。已经离休的原水规总院副院长吴以鳌介绍说,多年的流域规划工作经验,为姚老从事南水北调规划工作提供了技术和思想基础,他们的功劳主要是较早地确定了南水北调工程的主导思想和工作方案,为东线和中线工程建设奠定了基础。姚老虽然以平易近人与随和而被同志们所称道,但在具体工作中,他那种敢于坚持自己意见的实事求是的工作作风更令人敬佩。在他看来,技术干部是领导决策的参谋,每一个意见或建议都要以事业为重。姚老即使在办了退休手续,离职不离岗的情况下,在参与南水北调论证会议时依然保持着这种作风,始终坚持自己的意见,决不随波逐流。

  采访顺利进行,但姚老始终没说一句“豪言壮语”。当记者问姚老,看到现在的南水北调工程建设搞得轰轰烈烈,如何评价您当年所做的工作时,姚老只是淡淡地回答说:“每个工程都不是少数人干成的,领导叫我干这个工作,我就尽力做好而已。”

  姚老的夫人说,他是个不管家的人,但不是不愿管,而是工作太忙,没有时间。姚老把全部精力和时间都奉献给了南水北调工程规划工作

  “献身、负责、求实”的水利行业精神,其核心就在于奉献,这种光荣的水利传统,在老一辈水利工作者身上表现得尤为充分。

  在姚老的水利生涯中,大部分的岁月献给了南水北调工程的论证工作。北京、蚌埠、郑州,青年、壮年、老年,无论何时、何地,只要是工作需要,接到命令就毅然出发。姚老的夫人高老师对记者说,她生了4个孩子,仅在生老二时是丈夫把她送到医院的,生其余三个的时候他都在外面。原来搞淮河流域规划工作的时候,就经常出差不着家,自从搞了南水北调规划工作之后在家的时间就更少了。接着,高老师又讲起了一件难忘的事。那是在1969年,由于高老师所在的北京勘测设计院解散,院里决定将高老师下放到四川省渔子溪水利工程局,而且要求在一周内前去报道。当时姚老恰巧随钱正英部长出差不在北京,当时通讯条件较差,加之也不知道姚老此时身在何处,高老师没法通知姚老,也不愿麻烦他人,就决定自己走。这时,高老师下放的事被姚老的一个同事知道了,他几经辗转通过钱部长的秘书将此事告诉了姚老。钱部长知道此事之后,考虑到姚老不能离开,就通知水利部人事部门将高老师的下放地点改为地处宁夏青铜峡的部属干校,于是在有关同志的帮助下,高老师只身去了青铜峡。

  姚老对孩子的要求很严,从小就培养他们独立生活的能力。20世纪60年代末期是个特殊的年代,年轻学生都要到“广阔天地”去锻炼。姚老的4个孩子当中,老大要到延安,老二要到北大荒,就在两个十几岁的孩子要出远门的时候,姚老因出差在外而没能亲自送送孩子,但他给孩子们留下一句话:国家有960万平方公里,哪里都有人,人家能呆,我们也能呆,你们去就是了。结果老大在延安一呆就是7年,老二在北大荒一呆就是8年,姚老不但没有专程看望过孩子,就是孩子几次回来探亲,他也几乎都不在家。

  高老师说,姚老是个不管家的人,但绝不是无情的人。他不是不愿管,而是因为工作太忙,没有时间管。搞水利的人本身就是这样,特别是那个时代的人更是如此。

  时代,铸就了水利行业的奉献精神,历练了水利人的性格。当年老一辈水利工作者身上熠熠闪光的时代风采,即使在当今创建和谐社会的情况下仍然需要,而且要与时俱进、发扬光大。

  水利部规划总院离退休职工管理处处长、支部书记罗慧说,姚老是个淡泊名利的人

  总的来看,姚老并不善言辞。水规总院离退休职工管理处处长、支部书记罗慧说,她对姚老总的印象是淡泊名利、性格开朗、诙谐,什么事都看得很开、很淡。尽管记者与姚老初次相识,但对罗慧的评价颇有同感。

  姚老自己的家是个老房子,像他这样副局级的老干部,又到了安享晚年的时候,要求改善居住条件和待遇也是理所应当的事,但他从不向组织提出任何要求。淡泊名利的良好心态,加上自己晚年的规律生活,年近90的姚老仍神采奕奕。罗慧说,今年4月,《小康》杂志记者就大运河申报世界文化遗产问题准备采访老水利专家的时候,相关部门举荐了姚老,此时的姚老尽管已经87岁高龄了,但无论是回答记者提问还是阐述自己的观点都非常到位。当对方为了表示感谢提出请他吃饭时,姚老婉言谢绝。通过此次采访,《小康》杂志的记者不仅对姚老敏捷的思维和惊人的记忆力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而且对他朴实无华的为人感到由衷敬佩。

  尽管水规总院的离退休职工较多,但罗慧对每一个人都了如指掌,特别是对姚老更是赞扬有加。她介绍说,姚老对自己的要求非常严格,尽管已经87岁了,但作为一名党员,组织观念很强,支部的活动他从来没有落下过。罗慧说,对姚老积极认真的态度有时真要掂量一下:通知他吧,怕老人过于劳累,不通知他吧,又不好掌握他的近况。罗慧也曾多次建议他在电话里说说最近的情况,但姚老只要接到通知,总是按时到会。开会时他从不讲怪话、发牢骚,有时还对离退休职工管理处的工作提出建议。对此,罗慧深有感触,如果老同志都像姚老这样,我们的工作就好做多了。

  罗慧对姚老今天的赞扬,使记者对姚老的过去有了更深的理解。姚老淡泊名利的人生态度,对党矢志不渝的满腔赤诚和强烈的组织观念,不就是他笃实敬业、默默奉献的精神支柱吗?

  千千万万像姚老这样的水利工作者,成为水利事业持续发展的保证,也成为构筑南水北调工程的可靠基石。
 
(来源:中国南水北调周刊  1月26日 作者:苏冠群 李志杰)
 
编辑:沉静



  相关新闻:


[ ]
[ 关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