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务院南水北调办主任鄂竟平署名文章:南水北调冲刺攻坚

  既有东线工程通水的硬任务,又有中线主体工程基本完工的硬约束,2013年迎来了南水北调工程开工以来最为特殊、最为关键的“冲刺年”

  过去的一年,是南水北调工程开工建设以来,任务最重、难度最大、建设管理强度最高的一年。从目前来看,各项工作进展顺利,总体形势持续向好,实现了年初确定的“进度更快、质量更好、投资更省、移民更稳、水质更优、战斗力更强”的目标,为如期实现通水目标奠定了坚实基础。

  在此基础上,国务院南水北调办公室党组研究确定了2013年南水北调工程建设目标:计划全年完成投资420亿元,其一,确保今年东线工程通水;其二,中线工程绝大多数标段完工,为2014年汛后通水奠定坚实基础。

  南水北调工程因其自身特殊性,在建设期内待运行管理上没有既有先例可循,也没有现成经验可以借鉴,需要不断地进行探索和总结。要适应运行管理过渡需要,防止工程建好后出现“真空期”。

  五大攻坚难题

  充分发挥综合效益是南水北调工程建设的最终目的,而工程全面建成、水质稳定达标、移民安居乐业、投资使用合理是南水北调发挥综合效益的前提和基础。任何一项任务不能如期完成,都无法保证按时通水,无法发挥工程综合效益。

  可以说,完成各项任务不能动摇、不容商量,到了慢不得、等不得、松不得的地步,必须确保各项任务有效衔接、相辅相成、整体推进。现在,在通水目标日益逼近的紧要关头,工程建设还面临着五大难关需要攻坚。

  其一,工程进度风险依然存在。一是东线工程通水前,还有大量组织协调和治污工作要做,任务十分繁重;二是中线跨渠桥梁建设进度滞后,石家庄以南有27座跨渠桥梁影响渠道工程完工时间超过2013年9月份,影响了渠道开挖、填筑和衬砌。部分专用光缆、治污管道专项设施迁改建及中线干渠防洪影响处理工程建设缓慢;三是管理不作为、乱作为,野蛮施工、监管缺失,随时可能冒出新的风险项目,影响工程建设进度;四是配套工程建设滞后。河南、河北、山东部分项目开工较晚或至今仍未开工。

  其二,质量监管仍待加强。一是部分参建单位质量管理不到位,偷工减料、擅自修改施工方案或调整施工工艺等现象仍然存在;二是“市场”、“现场”不联动,企业违法违规成本过低;三是大型输水渡槽混凝土强度、高填方土方压实度等质量问题仍时有发生;四是对有关责任单位和责任人的处罚执行不到位;五是质量问题检查和质量监管工作的前瞻性、针对性、时效性,以及质量监管覆盖面、监管深度,与当前工程建设形势需要尚有一定的差距。

  其三,移民稳定发展任务艰巨。一是随着时间推移,房屋质量、文化融合、基层政权建设等深层次问题逐步显现;二是移民搬迁结束后,地方移民安置指挥机构逐步解散,对移民搬迁后生产生活管理缺位,帮扶协调、资源整合的难度相应加大;三是丹江口库区部分线上留置人口交通阻隔、资源短缺,生活不便、生产不易,矛盾和问题日益突出;四是征地补偿政策的调整,可能引发已征迁群众的攀比。同时,库底清理时间紧迫、责任重大,用地手续办理存有困难。

  其四,治污环保有待深化。东线36个考核断面水质全部达标,但尚不稳定,有的断面部分时段不达标,农业面源污染、养殖污染、航运污染等问题依然严重,城市污水直排问题没有根本解决;中线水源区尚有9个考核断面不达标,部分入库支流水质未明显好转,面源污染日益突出,防治措施尚不完善。

  其五,投资控制仍有压力。一是工程建设中不可预见因素造成设计变更,增加投资;二是工程临近尾声,因方案变化、工期延长、高地下水位影响施工等引致的索赔随之而来;三是工程建设后期需要专门研究处理的特殊问题增多,资金监管难度增大;四是资金管理仍有薄弱环节,分包转包、招投标、征迁结余等一些隐蔽性问题会逐步显现。

  冲刺两大战略目标

  东线要通水,中线要收尾,为实现这一目标,今年南水北调办公室将着力推动以下几方面工作:

  其一,紧盯重点大推进度。实行“差别化”管理,把力量集中在高风险工程上和主要问题上;继续发挥好风险项目挂牌督导、关键事项督办、重点项目半月会商、进度协调会、铁路交叉工程部办联席会等已有机制作用;建立进度计划考核、形象进度节点目标考核和关键事项督办考核相结合的考核管理体系;落实东线通水目标保障措施方案,建立东线通水工作应急预警机制和中线建设形象目标保障应急预警机制,确保东线通水目标和中线建设形象目标实现。

  其二,再加高压严管质量。对建设质量问题不枉不纵,严格监管、严肃处理,做到刚性制度、刚性落实、刚性奖惩;对已建工程组织全面排查,消除东线工程质量隐患,避免中线工程质量问题叠加,前移质量监管关口,加强工程建设现场一线质量管理,保障质量管理人员充足配置,从设计交底、原材料进场到施工环节、监理验收等进行全过程控制;贯彻落实质量问题责任追究、关键工序考核奖惩、质量信用管理、质量关键点管理等方面的制度和办法,采取专项监管措施,并突出薄弱环节监管和实行“差异化”监管。

  其三,落实帮扶稳定移民。豫鄂两省要出台帮扶政策,建立长效工作机制,帮助移民就业创业,积极培育优势产业,促其生产生活发展,当然也要鼓励引导移民自力更生,避免出现等、靠、要的倾向;在科学预判的基础上,本着“事要解决、源头控制”的原则,主动走近群众,敢于触及矛盾,积极回应、妥善处理移民群众的合理诉求。具体工作中,提前谋划丹江口库区留置人口生产生活发展问题,确保库区社会稳定;在全面完成一般清理的基础上,集中精力清理重点污染源,确保6月底前全面完成水库库底清理工作;抓紧遗留问题处理和专项设施迁建,及时协调新增用地交付,保障工程建设用地需要。

  其四,治保并重提升水质。治污环保事关南水北调工程成败,事关水源区及沿线地区民生改善和社会稳定。必须还要深化治污措施,建立长效机制,实现当前和长久的水质目标,确保一渠清水永续北送;鉴于东线治污的特殊性,为确保东线通水水质,就要实行分区防控、应急管理的新机制;就中线入库河流水质现状,为确保水源区水质不恶化,要死盯超标河流,实行严格考核。

  其五,安全高效监控资金。越到工程建设后期,利益博弈就越激烈,复杂问题和矛盾的处理难度就越大。要一如既往地严把最后关口,保证资金合理使用,并针对审计发现的各种问题,加强整改,堵塞漏洞,确保按规定的程序和制度办事。

  (作者为国务院南水北调工程建设委员会办公室党组书记、主任)

 

  (来源:《瞭望》 2013年3月4日)



  相关新闻:


[ ]
[ 关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