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政协报:“惠及一亿人,所有辛苦都值得”">
欢迎浏览 “中 国 南 水 北 调” 网站

  首页 ->
 
人民政协报:“惠及一亿人,所有辛苦都值得”

建设者在穿黄工程合影留念

建设者考察大宁调压池

穿黄工程

  日前,南水北调东中线工程迎来了一批特殊的客人:南水北调工程的建设者们。他们当中不乏攻克规划设计难关的技术骨干,还有破解施工难题的项目带头人,更有质量监管不徇私情的铁面监理。当他们看到自己的辛苦成果已经惠及千家万户时,由衷地感慨:“能参与建设惠及一亿人的工程,所有付出都值得!”

  由国务院南水北调办组织的“南水北调一生情”建设者代表回访考察活动,也希望能让这些建设者们体验工程通水以来发挥的巨大效益,共同见证南水北调事业为沿线人民带来的实惠。

  回忆往昔:“真心不容易”

  “我从39岁开始建设南水北调,一干就是10多年,可以说把人生最年富力强的时候献给南水北调了。”说这话的时候,中国水利水电十一局第三分局党委书记高海成正站在南水北调中线穿黄工程的一处平台上,望着他曾经奋战过的穿黄工程感慨万千。

  穿黄工程是南水北调中线的“咽喉”。长江水通过暗涵从黄河河床底下布置的两条隧洞,以每秒118.7立方米的流量,与黄河主流呈十字交叉,互不干扰地安全向北流去。

  这个全长19.3公里的工程,可谓集水利技术创新于一身,开创了我国的数个第一:第一次采用大直径隧洞穿越黄河底部,第一次在我国水利史上采用泥水平衡加压式盾构进行隧洞施工,第一次应用双层衬砌的结构。穿黄工程创造了76.6米深的井壁地连墙施工和单头一次性掘进3450米精确贯通等多项国内记录。

  但穿黄工程并非一帆风顺。

  “盾构机进洞最艰难最危险,有一次发生少量漏水,工人们瞬间都跑开了,当时的项目经理高必华冲在一线,站在快到腰间的泥浆里,用行动让工人们放心回来检修,并在泥浆里指挥将漏水点补上,最终顺利始发掘进。”穿黄管理处副处长梁单禹说。他还告诉记者,如果当时漏水点没有补上,不但价值上亿的盾构机将毁于一旦,南水北上的路线也将重新勘测规划。

  “现在回想,当初穿黄工程的建设真不容易,如何在黄河周边软土富水条件下建造地下隧洞是世界级难题。我们花了整整6年时间,其间的艰难和困苦,只有经历者才能体会。”高海成回忆,“大概最对不起的是家人吧,很少回去。”

  路明旭,中国水利水电第四工程局有限公司项目副经理。大学毕业15年的他,有10年都在南水北调建设中度过。在参与“世界第一渡槽”南水北调中线沙河渡槽的建设时,他和同事们不眠不休,不断试验、摸索,确保建设质量安全,就连他的儿子也是在工地上出生的。

  “我见证了孩子成长,也见证了沙河渡槽工程的茁壮成长。”回首当初,这个38岁、皮肤黝黑的年轻人有些哽咽。

  像他们一样的建设者在南水北调工程还有10多万名。“南水北调工程建设成就来之不易,建设者是功臣。”国务院南水北调办公室主任鄂竟平在与建设者们的座谈会上表示。

  也正是通过功臣们十余年的努力,建成了2908公里的东中线一期工程,完成土石方近16亿立方米,如果按1平方米断面筑堤,大约可绕地球40圈。

  同时,南水北调共取得新产品、新材料、新工艺等63项成果,申请国内技术专利110项,全面提升了水利工程设计、施工、机械设备、管理等多方面的技术水平,填补了多项国内空白,形成了具有中国特色的调水工程技术体系。

  “为了一渠清水北送,数十万建设者夏斗酷暑,冬战严寒,夜以继日,用汗水、泪水甚至血水铸就了这一功在当代、利在千秋的民生工程。工程通水后,经受住了各种状况的考验,充分证明了工程质量是可靠的,运行是安全的,建设者队伍是值得信任的。”鄂竟平说。

  如今,广大建设者已经转战其他工程现场,遍布世界各地,从事着高铁、机场、码头、地铁、水电站等重大基础设施建设。在他们心中,南水北调是挥之不去的记忆,南水北调积累的新技术、新工艺、管理经验、技术标准,已经成为宝贵财富,广泛应用到新的项目建设当中,发挥着中国标准、中国技术的优势。

  再看工程:“一切都值得”

  “郑州市民都喝上南水了吗?”“市民反应如何?”13日,当建设代表来到郑州柿园水厂,围住厂长马建华问道。

  “2014年底,郑州市就用上了丹江口水。用上南水后,水垢减少,口感变甜,水质安全更有保障,达到二类水标准。”马建华回答。

  “工程通水后,东线工程已经完成4个调水年度的通水任务,中线工程连续两年多不间断地供水,南水北调工程综合效益远超预期,沿线已有近1亿人喝上了长江水。”鄂竟平说。

  2014年12月12日,南水北调中线一期工程通水。截至今年9月13日,中线工程已经累计向华北地区输水96亿立方米,惠及北京、天津、河北、河南四省市5310万人。

  随着南水进京,多年来超采严重的密云、怀柔、顺义水源地,地下水水位下降趋势得到遏制。2017年4月,平原区地下水埋深比2016年同期回升0.36米。同时,向密怀顺水源地试验性补水0.84亿立方米,补水区域地下水位明显上升,局地最大升幅达8.08米。

  9月14日,恰逢今年向北京密云水库输水工作结束。“由于抽引南水北调水入密云水库,使水库蓄水量自2000年以来首次突破19亿立方米,提高了首都水安全的战略储备。”密云水库管理处主任胡明罡说。

  天津是南水北调受益最大的另外一个直辖市。据介绍目前,天津中心城区、环城四区以及滨海新区等14个行政区市民用上了南水北调水,形成了引滦引江双水源保障的新供水格局,为天津经济社会可持续发展和人民生活水平提高,提供了强有力的水资源支撑。

  河南省利用南水北调工程向郑州市西流湖和鹤壁市淇河进行生态补水。许昌市借助南水北调水实施水源置换,开展生态补水,进行水系连通工程和水生态文明建设,中心城区和郊区浅层地下水位较2014年回升约2.6米。

  值得一提的是,随着中线工程绿色生态带建设的全面铺开,南水北调又添加一笔生态财富———华夏大地多了两道千里绿色廊道。

  “以前在南水北调施工,真是历尽了千难万险。这次回访,看到‘南水’已经成了沿线城市发展和老百姓的生活依赖,我们当年的辛苦付出终于开花结果,心里非常自豪!我感到所有一切都值了!”全国劳动模范、河南省水利第一工程局项目经理陈建国深情地说。

  来自葛洲坝集团公司的彭勇和南水北调有着特殊的渊源,父亲就曾是丹江口大坝的建设者,“可以说,我完成了父子两代人的梦想。我经历了施工时期的酸甜苦辣,也享受了建成后的喜悦,看到上亿人能共饮一江水,感到骄傲。此行最大的收获是看到了南水北调的生态价值,这是无法用金钱来衡量的。”

  “现在中线工程通水已近3年,沙河渡槽滴水不漏,我为工程的建设成功感到非常自豪!当年大家所付出的辛酸,那一个个不眠之夜,都是值得的!”路明旭说,这次回访考察,也让路明旭对南水北调工程有了更深入的理解。“南水北调工程不是我当初想象的单纯用沙子、钢筋、把图纸变成实物的建筑工程,而是一个与历史、文化、自然相结合的生态工程,更是一个长久的民生工程。这样一个世纪工程,我能参与其中,感到很荣幸。”

  北京燕波工程管理有限公司张悦政说作为一名施工者,没有比看到自己施工的工程健康运行更加高兴,“这是缘分、是机遇,更是责任!”

  曾经觉得愧对家人的高海成如今最自豪的是,现在每年春节回到家乡三门峡,家里一来客人,他就用渠道里打来的水泡上一杯茶,“我告诉他们,这是我们南水北调通的水,大家喝一口,一定是甜的。”

  憧憬未来:管好用好工程

  “干了南水北调工程,从此都是南水北调人。我们最大的愿望是希望管理者能管好用好工程,使它发挥最大的效益。”在座谈会上,建设者们纷纷表示。

  在为期四天的考察活动之后,不少建设者也对工程的后续管理提出了自己的意见。

  “在中线调水渠道与桥梁、公路等交叉点的地方还需要加强管护,一定要确保一江清水北上。”彭勇建议。

  “能不能在中线工程多建设几个调蓄工程,这样水多的时候可以蓄起来,可以更加科学地调度。”张悦政说。

  “东线的配套工程能不能加快进度?”江苏省水利勘察设计研究院有限公司副主任王玉问道。

  中水北方勘测设计研究有限公司监理工程师王庆新希望以后能有更多人了解南水北调工程从修建到今天运行的艰辛。“能在用好水的同时也加大节水,这就是对我们建设者最好的支持。”

  鄂竟平对代表们的建议也一一回应,说绝不能忘记这些建设者们:“我们忘不了建设者镌刻在砂石上的负责精神,忘不了建设者体现在言行里的务实精神;忘不了建设者细致到分毫中的求精精神,忘不了建设者贯穿到全过程的创新精神。

  在鄂竟平看来,对建设者最大的回报就是要管好用好工程,造福子孙后代。

  “我们要继续促进通水达效、提高管理水平、加强水质保护、继续大力促进移民发展致富。”鄂竟平说。

  鄂竟平还专门提到要推动后续工程建设。“要进一步加快推动东线二期应急供水工程、西线工程等后续工程论证建设,早日编织好中国大水网,为河北、天津、北京等地和西部省市提供更多的水源。”

  在采访中,北京、天津、山东的受水企业和居民纷纷表示会“吃水不忘打井人”,受水区人民饮水思源,永远铭记为了保护生命之水而付出牺牲的水源区人民,始终牢记为南水北调工程付出心血甚至生命的广大建设者。

  “12月12日,是南水北调中线通水的日子,我们是不是把这天作为一个节日,以此来铭记、感恩为南水北调建设做出贡献的人们,欢迎建设者们能常回家看看!”座谈会上,鄂竟平提议。

(来源:人民政协报 2017年9月21日 记者 王菡娟)



  相关新闻:


[ ]
[ 关闭 ]